何以致契阔

牧羊大烧麦雏雏:

给最可爱的小朋友一个小西瓜、一个小被子和一个小二哥哥。


*梗来自 @一茕二白白 的《一双》

牧羊大烧麦雏雏:

感觉好久没有画正经图于是努力找找感觉画了一个心肝羡羡。

接下来估计会和一个谁搞一点小事情自己high着玩。

为了防止大家都当无事发生过,立个flag。

牧羊大烧麦雏雏:

兔与花的彼端3

兔子载着蓝忘机和羡羡路过一片一望无垠的花田,花田里有各种各样开得美滋滋得意洋洋的花们。

羡羡如数家珍的向蓝忘机谈论这些花们,可惜,他讲的压根不是花的名字,也不是他们的习性,而是他还是一朵花苞苞的时候从路过的蒲公英、小蝴蝶们听来的各种不靠谱的八卦。

“……后来小黄花和小粉花在经过了各种不可描述的事之后,就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蓝湛蓝湛!你有没有在听啊!”

“……在听。”

蓝忘机默默地听着身后的人不停地啰里啰嗦。他看向这片望不到头的花海,里面有无数朵各种各样充满故事的花们,它们身上更有着数不清的随风轻轻摇摆的、安静而美丽的花瓣。

但是只有他的小花瓣和其他的花瓣都不一样,他是啰啰嗦嗦、蹦蹦跳跳的,是独一无二的一片花瓣。


远远地,只有风声和花瓣互相摩挲产生的柔软沙沙声的空气里,传来一阵不和谐的哭声。

蓝忘机驾着兔子走近了,看见一朵蓝色小花,流着眼泪,边上停着一只愁眉苦脸的蝴蝶。

羡羡一看这情形,立马冲下兔子要行侠仗义,他跳到花朵的面前,插着腰指着那只摇来摆去的蝴蝶劈头盖脸地大喝:“小福蝶!你这个坏蛋!干嘛欺负花花!”

莫名其妙,蝴蝶突然被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花瓣精吓得呆住了。

这时候蓝忘机也下了兔子,走到羡羡和蝴蝶的中间,问道:“出什么事了。”

蓝色小花呜呜的哭了起来:“我想和蝴蝶一起走,可是他不许,我不想离开他,呜呜呜……”

羡羡气鼓鼓的质问那只蝴蝶:“你看,花花这么难过,你真坏!”

蝴蝶从刚才的愣神中回过神来,冲着羡羡说:“她想让我带她一起走,可是,可是她离开了泥土就会死的啊!”

“可是我死也想和你在一起呀,再说,再说我马上就要凋谢了,我要死了,你走了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花花哭着说。

蝴蝶一听这话,那副愁眉苦脸的神情又涌上来,他在花花的周围飞来飞去,过了一会儿,又轻轻的向那朵花说:“你不会死的,你只是会睡一觉,第二年,你又会开花了,我还会来看你的啊……”

花朵儿那花蜜做成的眼泪却没有断过,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说道:“可是,第二年的我就不是我了,我再也不记得你了……”

蝴蝶停在那朵花的花瓣上,慢慢的说:“不用怕,就算你不记得我了,我还是会喜欢你的。”

蝴蝶又冲着羡羡说:“你懂什么啊,你有喜欢过谁吗!喜欢到,一辈子也不想和他分开吗!”

说完,蝴蝶用翅膀抱着花朵,都不再说话了。

羡羡愣住了,他确实不懂,不要说喜欢谁了,他从出生、有意识起到现在,就没有见过几个人。他的同族和他都不一样,他们不会说话,更不会变成小人下地跑路。说起来,他第一次下地,还是蓝忘机接住了他。

一辈子不分开,是怎样的一种喜欢呢。

蓝忘机看着羡羡愣神的样子,拉着羡羡的手说:“这是他们的事,我们管不了,走吧。”


当天晚上,羡羡和蓝忘机两个人缩在兔子柔软的肚子毛边上睡觉的时候,羡羡拉着蓝忘机问他:“蓝湛,你有喜欢的人吗?”

“……”

蓝忘机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很喜欢羡羡,但是,那种喜欢真的有,一辈子都不愿意分开那么喜欢吗。

他转过头去,看见那朵小花瓣已经合拢了屁股上的小花,闭着眼睛睡着了。

他沉默着,靠过去,摸了摸羡羡的脑门说:

“晚安。”


牧羊大烧麦雏雏:

兔与花的彼端2、羡羡虽然是一个小花瓣,但是蓝忘机非常怀疑这是一朵有多动症的小花瓣。

羡羡从地上爬起来的那一刻就不停地东看西看,他伸出白白软软的手去戳蓝忘机的脸,蓝忘机觉得自己的耳根红了。

还没来得及制止,并且告诉他不可以这样摸别人,羡羡又扑腾的跑到蓝忘机的大白兔子边上。他一把抱住兔子胸前一大捧软软的白毛,乐呵呵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啊?”

蓝忘机解释道:“这是我的兔子,我要骑着它去旅行。”

羡羡也不知道旅行是什么意思,只是很羡慕的看着,开始手脚并用的想爬上兔子的背。

兔子吓了一跳,它可是主人的专属坐骑,从来没有给别人骑过的。它刚想侧过身子躲开这个往上爬的小人,就看见蓝忘机扶着羡羡的屁股把他托上了兔子的背。

羡羡爬上了兔子背,开心的不得了,在兔子背上扭来扭去。蓝忘机也爬了上来,他犹豫了一会儿,艰难的开口问羡羡:“你要和我一起走吗?”

羡羡眨着眼睛,憋着嘴回答他:”走?我不喜欢走路……“

蓝忘机说:“你不用走路,我们就坐在兔子的背上。”

羡羡听了马上开心的点头:“好呀好呀,我喜欢兔子~”

于是,一只兔载着一个小小的王子,和一片小小的花瓣,向着远方出发了。


蓝忘机发现羡羡不仅有多动症,还是个话唠,刚骑着兔子走出没几步,羡羡就叽叽咯咯的拉着蓝忘机说着说那,粉扑扑的脸蛋上挂着散发花香的笑。

“你叫什么名字呀。”

“……蓝湛。”蓝忘机把自己只有家里人之间会用的名字告诉了羡羡。

“蓝湛蓝湛。你这个名字真好听,你这个人也长得好看。”

“……”

“蓝湛蓝湛,今天天气真好,但是我们不可以一直走在太阳底下!”羡羡挥着手发号施令。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蓝忘机看着羡羡夸张的捂着脸,他让兔子走在了树丛下面阴凉的地方。

“蓝湛蓝湛,天上好像有鸟………”

羡羡是小花瓣,他板着脸向蓝忘机控诉着鸟有多可怕,鸟不仅会啄掉他们的花朵和叶子,还会在他们身上拉屎。

但是,羡羡顿了一顿,拉着蓝忘机说,世界上还有一种比鸟恐怖一百倍的动物,那就是……狗!

说到这里羡羡拼命的打了一个哆嗦,眼泪都要憋出来似的抱紧了蓝忘机的手。

蓝忘机见过狗,那是一种比兔子还要大得多的动物,但是没有什么可怕的。蓝忘机抱住羡羡安慰他,他会保护他,不用怕狗。

羡羡听了点点头,脸上又挂上了笑容,又开始唠唠叨叨。


“蓝湛蓝湛,我饿了……”

蓝忘机觉得有点奇怪,羡羡不是花吗,花不是喝水照照太阳就行了吗。

但是他仍然停下了兔子,从行囊里取出了一大团白白软软的絮状物。

“这是什么呀……”羡羡皱着眉头问蓝忘机。

“这是云。”

羡羡把白白的云朵放到嘴里,脸上露出了困惑又嫌弃的表情。

“可是这个什么味道也没有啊。”

蓝忘机掏出一块云放进嘴里嚼了几下,他们那儿的人都吃这种云朵,虽然没什么味儿,但是对身体健康很有好处。

他刚想劝说几句,就看见羡羡迈着短腿飞快的跑向了一株挂着红色果实的植物,从上面拽了一个红果子下来,“啊~”地张开了嘴,咬了下去。

一瞬间,羡羡的脸涨得通红。

蓝忘机吓得急忙冲过去,扶着羡羡的肩膀,内心后悔万分没有阻止他乱吃东西。

羡羡伸出舌头喘着气说:“好辣,好好吃!蓝湛你要吃吗~”

原来羡羡吃的是辣椒。

蓝忘机摇摇头,不明白一朵花瓣为什么喜欢吃辣椒,但是他的耳朵,没有吃辣椒也开始发烫了。

因为他看见羡羡屁股后面的花,和他的脸一样,通红通红的。


*随便起了个标题,正好在看云山的剧情。

*过度,羡羡刚刚落地没多久所以特别的傻白甜。当然后面也很傻白甜。

牧羊大烧麦雏雏:

番外2、在蓝涣的世界里,人类有两种性别,那就是男和女。

然鹅,在他的世界里,兔子却有三种生殖性别,对,那就是ABO……

兔兔们大部分是B型小兔子,B型小兔子非常的普通。

其次是A型小兔子,而蓝涣的忘机就是一只A型小兔子。

最最稀有的就是O型小兔子,这种兔子除了会在繁殖期发出特殊的香喷喷的味道吸引异性之外,最大的特点就是,特别能生……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蓝涣发现礼物盒里送来的羡羡长大以后,是一只O兔兔,A兔兔忘机和O兔兔羡羡顺其自然的就在一起了。

O兔兔羡羡散发出的一阵阵酒香味虽然对人类没有作用,但是仍然熏得蓝涣有点头晕晕的,每当羡羡发情了,蓝涣只好把羡羡和忘机关在它们的小房间里,让他们尽情的……

于是,家里的兔子就渐渐增多了起来。

无论在吃饭,看书上网,甚至如厕的时候,都会不停的有小兔子从他脚边三三两两的拱来拱去。

有时候他睡觉睡到一半翻了个身,突然叽的一声,发现压倒了好几只小兔子。

“忘机啊,不如我们……”蓝涣想着要不要送一些小兔子给温情或者江厌离之类的朋友们。

当然这个提案很快被忘机用跺着后脚的方式砰砰的否决了。

怎么能把宝宝们送走呢。


兔子们渐渐地增多了,蓝涣渐渐觉得兔兔已经快要淹没自己的脚背。

看着羡羡圆滚滚的小身子,他真的很操心,明明自己还那么小呢,怎么生的出来那么多的兔子们呀。

“忘机啊……”

蓝涣决定去找他们好好谈谈,结果好不容易趟过了一条被兔子淹没的过道,想打开那扇门的时候,门发出了嘎吱的一声,随之“砰!”的一下被挤开了。

里面翻滚出了数不清的小兔子,黑的白的黄的灰的一坨一坨挤来挤去,周围全是被毛茸茸的身体侵占了空间。

等等,怎么还有黄的啊,忘机……

但是不容多想了,很快越来越多的小兔子如潮水般四散涌出房间,在他被兔海淹没的最后一秒钟,他看见了在那座兔山顶端,软绵绵趴着的羡羡和蹲在边上的忘机都无辜的看着他……………………


……

然后他就醒了。


蓝涣惊出一身冷汗,摸索着爬起来,轻手轻脚的打开兔子房间的小门。

忘机和羡羡正窝在一起香甜的睡着,他伸出手摸了摸两只兔兔的脑袋,走了出去。


啊,还好你们不能生啊。


*通篇胡说八道

牧羊大烧麦雏雏:

兔与花的彼端1、蓝忘机是一个骑在兔子上旅行的……王子。

他来自一个很远很远的,有天边的云朵那样远的国家。那里的人们都和他一样,小小的,只有十几厘米高。那里的人都和他一样,成年以后就要骑上家里的兔子,出去旅行一段时间。

蓝忘机路过一片黑魆魆的森林,突然感到一阵困顿。

他牵着兔子走到一颗飘着奇异花香的树下面,树上有一个圆鼓鼓的花苞,花苞散发出的这阵香气让他感觉暖暖的,于是他靠着树干,慢慢的睡着了。


第二天,当阳光洒在他的脸上的时候,他突然被一阵呼救声惊醒了。

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喊:“救命……救命……”

蓝忘机睁开眼睛,抬起头,看见昨晚还是一颗花苞的花朵开放了,上面挂着一个小小的人。

“救命……羡羡要掉下去了………………”

挂在花瓣上的小人似乎要哭出声了。

蓝忘机朝着他说:“你别怕,我接着你。”

小人也终于坚持不住了似的,啪叽一下松开了手,从树上飘了下来。

其实他很轻,像一片羽毛一样,随着风荡啊荡的,带着一股香气,慢慢的落在蓝忘机怀里。

这个小小的人张开眼睛看着蓝忘机,愣愣的看了他半天,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感叹:“哇~”

他从来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人。

蓝忘机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除了他的家人之外,和他一样小,不,比他还要小的人。

蓝忘机把他扶起来站好,问他:“你叫……羡羡?”

羡羡说:“……我叫魏无羡!”

蓝忘机又问:“你为何会在树上?”

羡羡似乎思考了一会儿,又抬起头来看他,小短手在空气里画出一个大大的圆圈,说道:“因为……我就是一个花瓣儿啊~”

蓝忘机觉得自己的心里,也被画上了一个大大的圆圈。


*真·童话故事,是基于某人脑洞的改编。画到累死,勉强先开个头吧……

*非常非常的傻白(huang)甜……



牧羊大烧麦雏雏:

番外1、蓝涣第一次遇见忘机,是在一间小小宠物店的玻璃橱窗前。


这家宠物店在蓝涣家小区外不远的林荫街道边,规模不大,店主把代售的小兔子和仓鼠们都一格一格陈列在临街透明的橱窗里。


彼时的忘机还是一个几乎圆成一团的白毛球,蓝涣看见它的时候,它正在努力的够到笼子边那个饮水器。也许是店主没有注意,那个饮水器对它这样一只小兔子来说,实在是高了点,小白兔努力的抬着头——扑通一下摔倒了。


那努力的想扑腾着起来喝水的身影突然让蓝涣心生怜爱,又有一种迷之亲切的感觉,他走进店铺里,把手伸到饮水器边上,将那个饮水器扶到了小白兔能够到的位置。


小白兔万万没有想到似的,居然有人在观察者这一幕,它抬起头,并没有去喝水,而是和这个带着和煦微笑的男人对视了一秒钟,大眼睛委屈的眯了起来,缓缓的转过了身去,把头埋到了自己的毛里。


蓝涣惊奇的发现,他居然从一个兔脸上读出了……羞愤的情绪。


他忍不住想去摸摸这只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总之是气坏了的小兔子,结果一碰到它背上的绒毛,小白兔仿佛在说不要理我一样, 扭了一扭身体,干脆缩成一个团了。


蓝涣哑然失笑,然后用一只手把白团子裹在手里拿出笼子,感觉到一股暖暖的体温从手心传上来,他转身喊来了店主。




当蓝涣提着大包小包的兔子用品,把笼子里的白团子放在了自己家的地板上之后,小白毛团似乎已经从刚才的懊恼中解放了出来,专着身体环顾四周,仔细的观察着自己的新家。


蓝涣伸出手,摸了摸它的脑袋说:“今天开始,你就叫……忘机好了。”




*突然想画一下团叽……


*虽然没有羡羡粗场不过是一个系列的故事还是打了tag

牧羊大烧麦雏雏:

18、大家好我是“君子泽芜”这个账号的持有人。

今天打算宣布一件事,就是这个微博账号要暂时停止更新了,感谢大家一年多以来的陪伴,和对忘机、羡羡的喜爱。

忘机,总是很懂事,从小到大我没有为他操过什么心,比起大家成称呼他为我的孩子,我倒觉得,他反而更像是我的……弟弟一样的存在吧。至于羡羡,就更加惭愧,它基本是忘机整日看管长大的,可幸,它现在也完全是一只健康快乐的小兔子。

忘机和羡羡是世界上最普通的两只小兔子,他们的世界应该是单纯美好的,他们现在天天在一起很开心,这个大概就是他们最喜欢过的日子。作为主人,我觉得它们不应该过多的被打扰,能开心快乐就好。

之后我正好有一长段的假期,打算放下手里的事,出去旅行一段时间,当然也会带上忘机和羡羡,一起出去玩一玩,也让他们看看外面的世界。

后会有期。


也希望这世上所有相爱的人们,不论物种、性别、年龄的,能像他们一样获得幸福。


-完-



*完结啦,给自己啪叽啪叽鼓掌。

*谢谢大家看完这个非常没有水平没有内容的低龄化故事。

*最近感觉自己状态实在是不太好,过多把精力放在纠结一些不重要的事上了。之后大概会稍微闭关一段时间好好整理新故事,因为自己也不是特别有信心能画好,如果没有生出来,那么大家就当无事发生过┑( ̄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