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致契阔

牧羊大烧麦雏雏:

6、江厌离抱着已经打理好毛毛的忘机出来时,羡羡已经在围栏里和一堆大小花白黄兔子不亦乐乎的凑成一团。而蓝涣则像一个中年得子的父亲一样慈祥地坐在边上,一边翻阅着早上来不及阅读的新闻,一边时不时瞄一眼羡羡,确保它还在活蹦乱跳。


忘机一看这幅情形,来不及等江厌离把它放下来,就挣脱怀抱从桌子沿着凳子两三步蹦到地上跳进围栏里,后脚使劲在地上跺了几下,发出噗噗的声响,一瞬间各种兔子都被这声音和这股气势吓得散开了,只有羡羡还不明所以,嘴里有滋有味的嚼着店里准备的草。


忘机走过去,也没打扰羡羡的进食,只是先吧它背上头上粘着的草屑弄干净,又用那双澄澈的大眼睛看向抬起头望着他们的蓝涣。


蓝涣:“呃,我觉得忘机的意思是,需要给羡羡洗个澡。”


江厌离:“???”


不过回头想想,羡羡被不明不白的捡回来,还从没洗过澡。江厌离托起羡羡进了房间,忘机也在后面跟着,一下子蹦上了洗澡台。


羡羡的身上被沾了一些水,整个兔球一下子瘪了下去,像个小耗子一样。还好羡羡没有表现出任何对水的不适,还很有兴趣一般拿爪子去拨飞溅起的水珠。


洗完澡的羡羡被放进烘干机烘干,身上毛毛又像烤面包一样逐渐变得蓬松起来。


围观了全程的忘机很满意的样子,等羡羡从烘干机里出来,就用鼻子蹭了一下它还暖烘烘的毛毛,催促着它一起进了那个不算很拥挤的外出包,而江厌离好像还很是舍不得似的,又塞了好几样零食给蓝涣,并且努力安利他买了一整箱的羊奶布丁。





评论

热度(1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