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致契阔

牧羊大烧麦雏雏:

7、今天蓝涣家来了一位重要的客人。

严肃刻板的打了个招呼之后,蓝启仁一脚迈进了好久不见的蓝涣家里,刚准备换上拖鞋,这时候不知道从哪窜出来一个黑球球,惊得他几乎丧失了一小会儿的平衡,差点要一脚踩到那个毛团子上面去。

“这是什么东西!”

“叔父,这是羡羡。”

蓝涣眼疾手快赶紧把羡羡捞起来,就看到汪叽快步蹦过来,看了眼在蓝涣怀里一脸无辜的羡羡,又看了一眼差点踩到羡羡的、一脸抽搐的蓝启仁。

沐浴在那不太友善的目光中的叔父:???忘机以前很乖的!

也难怪蓝启仁如此痛心,他在忘机还是个小白团子的时候就见过它几次。

叔父大人一向讨厌小动物,总觉得那些东西又脏又臭会搞得家里一团乱,听说蓝涣养了个兔子之后更是颇有微词,直到有一次上门做客,看见雪白干净的忘机蹲在沙发上陪蓝涣一起看书的样子,才没有再多加反对。

不仅如此,蓝涣去了趟书房回来之后,看见蓝启仁拿着不知道从哪扒拉出来的胡萝卜条对着忘机的嘴,嘴里还在碎碎念念不知道什么东西。

蓝涣只好苦笑道:“叔父,忘机不爱吃那个……”

总之叔父大人虽然嘴上没说过,但是总想着偷偷喂忘机点什么吃的,大概心里对这只白兔子还是满意的很,结果现在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黑团子,一下子打破了这股平衡。

而且现在蓝启仁也压根找不到机会靠近忘机了,因为忘机总是不停地追着那个黑团子跑来跑去,他老人家总不能也老鹰抓小鸡一般跟着。

果然小动物里除了忘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蓝启仁气的吹胡子瞪眼的想着。


几天之后的早上,蓝涣刚起床洗漱,就看见忘机直挺挺的盯着还在趴着睡觉的羡羡,那神态总让蓝涣感到忘机看到了什么惊奇又有点开心的事。

他凑近一看,哦,羡羡的耳朵,塌了……


*妹有长大啊,只是变成了垂耳小团子……

评论

热度(1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