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致契阔

牧羊大烧麦雏雏:

9、没想到出去一趟行程被天气所耽搁,蓝涣比预期的要晚了两天才带着忘机回来。

以前没有羡羡的时候,忘机无论去哪都能很快适应,但是这次出门,蓝涣总觉得忘机有点蔫蔫的,面对记者采访的时候还能打起精神好好坐在人怀里,回了酒店以后就基本一动不动趴着发呆或者闭目养神。虽然兔兔基本都是喜欢发呆的小动物,但是蓝涣总觉得忘机心情不是很好,好像连饭都少吃了一些的样子。

刚到家收拾好行李,稍作歇息了一会儿,蓝涣又马不停蹄的赶着跑去之前已经打过招呼的江厌离家接羡羡。

刚被江厌离笑着迎接进门,就听见客厅里猛地发出一声猫叫,然后又听到一个女声喊道:

“别跑!!”

江厌离笑呵呵的跟蓝涣说,羡羡过得很好,特别乖,因为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她叫了朋友兼宠物医生的温情过来帮羡羡和澄澄检查一下身体。

说着两人把视线投向那个放了个小笼子的角落,看见周围到处都是散落着各种各样的坐垫、草屑、不知道是猫粮还是兔粮的小颗粒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小玩具以及它们的残骸,边上的猫架子也塌了一半、

蓝涣内心突然 感到有点抱歉,刚想说点什么,就看见温情领着一个看起来四五岁的小孩,怀里有一只动来动去的小黑兔,好像很喜欢又怕弄坏了似的不敢用劲地抱着。

忘机一看见羡羡,直直的跑过来,瞪着那个虽然很小,但是还是比他高得多的小孩子看。

“你就是它的主人啊,我还第一次见这么皮的兔子。”温情说:“不过比那个笨猫好些。阿宁,人家家长来接它了,还不快把它放下来。”说着转身又准备去抓猫了。

温宁欲言又止的抬头看了看蓝涣,蹲下来把羡羡放到了地上。蓝涣看他很怕生的样子,也蹲下来冲他笑了一笑,问他:“你叫阿宁?几岁了?想和羡羡玩?”

虽然是很老套的社交辞令,还是令温宁还是放松了很多。

“阿宁今、今年五岁了……喜欢兔兔…………”说着又忍不住似的去摸了摸羡羡的毛,又想伸手去摸忘机,却被忘机直接连着羡羡一起拱到他小手够不到的地方去了。


羡羡被放到地上,忘机凑在它边上不停地看,检查他是否每一根毛毛都完好无损似的,羡羡却一直动也不动,瞪着眼睛看着又大又白的忘机。

忘机看羡羡几天不见好像又长大了一小圈,整个兔看上去倒是很有活力很健康,但是以前一直被它搭理的顺溜溜的毛皮现在有些东翘西翘,上面还隐约粘着几根猫毛,实在很想跺跺后脚。羡羡仿佛终于想起来这个兔是谁似的,慢慢凑上去,闻了闻忘机胸口的白毛,想和忘机挤成一团。


当蓝涣笑着跟一脸舍不得的江厌离和咯吱窝下面夹着澄澄的温情道别,跟她们说以后可以过来看兔兔之后,温宁才好不容易放下那副泫然欲泣的表情,挥着小手准备和蓝涣以及外出包里的两只兔兔说再见了。


*澄咪跑了个龙套对不起(。

*媳妇是个小没良心的……

评论

热度(1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