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致契阔

牧羊大烧麦雏雏:

10、蓝涣原来以为忘机心情低落源自于担心羡羡,但是现在好不容易回归了安定的一人二兔生活,忘机却好像还是不怎么开心的样子。

原来羡羡东扑西扑的时候忘机总是要跟在屁股后面盯着,现在却基本在自己的垫子上趴着,只有当羡羡发出什么扑腾的响声时才跑过去收拾现场。

原来蓝涣给两只兔兔一兔买了一个圆圆的睡觉小窝,但是羡羡一直和忘机挤在一起睡觉,但是现在羡羡趴在自己的小窝睡觉了以后,忘机就默默跑回自己的窝去了。

是因为兔兔长大了,所以要生分了吗?

羡羡总觉得最近的大白兔兔不像以前那么爱和自己玩了,所以故意在自己玩的时候噗通一下从沙发上掉下来,还拿牙去咬垫子甩来甩去,发出噗噗的声音,忘机终于来了,把它从沙发旮旯里弄出来,理了理毛,又不管它了。羡羡故意跑去自己的小窝睡觉,大白兔兔也不来找他睡觉了。

看着趴在垫子上发呆的忘机,羡羡使劲扑过去,趴在他背上的长毛上,他的黑毛毛陷在忘机的白毛毛里,就像一个芝麻汤圆里露出来的馅儿一样,还在不停的拱来拱去。

忘机本来还在呆呆的出神,突然一个东西扑到他身上,回头一看,就看见羡羡的脸靠的很近很近,大眼睛瞪着他,好像在问,为什么不理它一样。

原来羡羡不再是个小芝麻团子了,长大了一点,扑到身上还能把他吓一跳了,也会对各种各样的东西感兴趣,也会和自己不认识的小伙伴一起玩了。

忘机忍不住伸出舌头,用嘴把它脸和耳朵边上的毛毛理了理平整。

羡羡好像觉得很痒似的扭了两下,突然凑过来,在忘机的三瓣嘴上亲了一下。


*画风突变,both

*突然要谈恋爱,我不会写啊……

评论

热度(1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