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致契阔

牧羊大烧麦雏雏:

11、羡羡的嘴巴软软的,还带着刚吃过布丁的奶香味,估计是这香味太好闻了,忘机定住半天没有动,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羡羡。

羡羡好像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的,不知道大白兔兔是不是又生气了,缩了脑袋继续趴在那白毛上。

蓝涣端着要收拾好的电脑和书路过客厅的时候,看见忘机回着头和趴在他身上马上要滑下来的羡羡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瞪着发呆。

蓝涣看着这奇怪的姿势看了一会儿,又看到忘机转过头来看着他,于是挪开步子回房间了。

第二天早上,他看见两只兔子又挤在一个窝里睡觉了。

蓝涣觉得自己的担心有点多余。


傍晚吃完饭过后,蓝涣拿出之前参加见面会粉丝送的牵兔绳问忘机要不要带羡羡出去散散步。

以前蓝涣会经常带忘机下楼散步,只是后来羡羡太小了用不了牵兔绳,没有保护措施的话又怕出什么意外,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出去玩。

羡羡穿上牵兔绳以后,背后还有个小翅膀,蹦起来的时候一挥一挥的可爱极了,忘机很满意似的,率先走到门口等着出门了。

第一次出门的羡羡开心的不得了,东窜西窜的闻着花园里各种各样它从没见过的小草小花和灌木,忘机则在边上不停地拱着不让它乱啃东西。

快要落山的阳光穿过带着尘埃的空气照在这块城市里不大的小小花园里,洒在两只一大一小、一黑一白、互相拱来拱去的兔子身上,蓝涣听着音乐,搬了个小凳子坐在边上看着。

一天又要过去了。


*有种在写小学生周记的感觉,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评论

热度(1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