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致契阔

牧羊大烧麦雏雏:

14、羡羡来蓝涣家三个月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大事。

本来一到睡觉就不省人事的羡羡有时候不停的在窝里滚来滚去,忘机凑过去看的时候还用小爪子使劲挠忘机的毛,平时会干干净净吃光的食盆里也总是剩下大半的食物,看见喜欢的羊奶布丁也不乐意吃了。

蓝涣喊了温情过来给羡羡看看,温情一手抓着羡羡揉了半天说:“不用怕,它只是长大了,发情了。”

蓝涣和忘机都是一惊。

小兔子发情,本来是很正常的,但是因为有忘机这只本来就不太像兔子的先例在,蓝涣居然丝毫没想到过兔子是要发情这么回事。

回忆从前,蓝涣倒还真的为忘机操心过这回事,想想它是不是要找个伴什么的,带了他去到有很多养兔人带着他们兔兔举办的兔子聚会。

结果忘机仿佛自带结界似的,周围的一圈兔子都不敢靠它太近,毛茸茸的十几团挤在远离忘机的角落里,忘机自己也浑不在意似的,看也不看那些各色毛团子,自己一个人凝神沉思着。

反倒是蓝涣一下子被各种老中青养兔大妈和少女围着,纷纷问他有没有对象,喜欢什么样妹子之类的事情,还被塞了一手的联系电话和微信号。

事后一人一兔都觉得这个聚会实在不怎么令人愉快,于是达成了共识再也没参加过。

蓝涣想,难道也要带羡羡去相个亲,找个母兔子配种吗。

温情合理的建议说:“不想配种找对象,也可以阉了,一了百了。”

忘机猛地一下窜到桌子上来,又跳到温情的腿上,把她怀里的羡羡拱开,半拖半拽着,把羡羡挪到温情目光所不能及——自己和它的小房间里去了。


评论

热度(1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