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致契阔

牧羊大烧麦雏雏:

15、把羡羡拖进小房间,塞进了堆着被子的窝里,忘机觉得还不够安全似的,转身过去,用屁股顶上了房间的门。

羡羡仰面朝天躺在软绵绵的棉布垫子正中间,等忘机凑过来看它的时候,也没有翻过身来的意思,四只脚在空气里毫无规律的晃来晃去,又伸出一只小爪子去挠忘机胸口的毛毛,三瓣嘴噗噗的发出微弱的呼吸声。

因为连续几天都没休息好,羡羡看起来蔫蔫的,忘机凑过去亲了一下它的脸蛋,自己也翻身爬上了垫子,用自己的大白爪子按住羡羡乱蹬的身体,又犹豫了一下,整个兔压了上去。

温情虽然说了羡羡已经长大发情,但是身体比起忘机来说,还是很小,被忘机的一大团白毛压着,只从下面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上面塌着两只短短的兔耳。

羡羡觉得这样被压着突然舒服极了,伸出小舌头去舔忘机的嘴,忘机也在它嘴巴上亲了一下,安抚似的,让它不要再乱动,又往上压了压。


温情意味深长的微笑着看着这一幕,嘱咐了蓝涣不用太操心,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再打电话给她,走的时候又笑着问下次能不能带温宁过来看看兔子们。

蓝涣自然没什么不肯,刚关上了门,就仿佛听见里面小卧室传来一声小小的“叽”一样的叫声。

兔子一般是不会叫的,除非是受了惊吓或者被什么东西压到,才会疼得发出了声音。


小房间里,两只兔子还是刚才那样,大白毛团子压着小黑毛团子在垫子上拱来拱去。只是羡羡葡萄一样的黑眼睛里水珠越渗越多,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苦的微微眯着。忘机伸出舌头不停地将那些泪水舔干净了,又伸长了脖子去亲羡羡头顶软趴趴、泛着粉红色的耳朵。


这时候,门突然“吱”的一声开了。



*每一句话都很不科学,和科学养兔没有半毛钱关系

*未满15岁的读者请在家长的指导下共同阅读。


评论

热度(2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