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致契阔

牧羊大烧麦雏雏:

兔与花的彼端1、蓝忘机是一个骑在兔子上旅行的……王子。

他来自一个很远很远的,有天边的云朵那样远的国家。那里的人们都和他一样,小小的,只有十几厘米高。那里的人都和他一样,成年以后就要骑上家里的兔子,出去旅行一段时间。

蓝忘机路过一片黑魆魆的森林,突然感到一阵困顿。

他牵着兔子走到一颗飘着奇异花香的树下面,树上有一个圆鼓鼓的花苞,花苞散发出的这阵香气让他感觉暖暖的,于是他靠着树干,慢慢的睡着了。


第二天,当阳光洒在他的脸上的时候,他突然被一阵呼救声惊醒了。

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喊:“救命……救命……”

蓝忘机睁开眼睛,抬起头,看见昨晚还是一颗花苞的花朵开放了,上面挂着一个小小的人。

“救命……羡羡要掉下去了………………”

挂在花瓣上的小人似乎要哭出声了。

蓝忘机朝着他说:“你别怕,我接着你。”

小人也终于坚持不住了似的,啪叽一下松开了手,从树上飘了下来。

其实他很轻,像一片羽毛一样,随着风荡啊荡的,带着一股香气,慢慢的落在蓝忘机怀里。

这个小小的人张开眼睛看着蓝忘机,愣愣的看了他半天,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感叹:“哇~”

他从来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人。

蓝忘机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除了他的家人之外,和他一样小,不,比他还要小的人。

蓝忘机把他扶起来站好,问他:“你叫……羡羡?”

羡羡说:“……我叫魏无羡!”

蓝忘机又问:“你为何会在树上?”

羡羡似乎思考了一会儿,又抬起头来看他,小短手在空气里画出一个大大的圆圈,说道:“因为……我就是一个花瓣儿啊~”

蓝忘机觉得自己的心里,也被画上了一个大大的圆圈。


*真·童话故事,是基于某人脑洞的改编。画到累死,勉强先开个头吧……

*非常非常的傻白(huang)甜……



评论

热度(1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