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致契阔

牧羊大烧麦雏雏:

兔与花的彼端2、羡羡虽然是一个小花瓣,但是蓝忘机非常怀疑这是一朵有多动症的小花瓣。

羡羡从地上爬起来的那一刻就不停地东看西看,他伸出白白软软的手去戳蓝忘机的脸,蓝忘机觉得自己的耳根红了。

还没来得及制止,并且告诉他不可以这样摸别人,羡羡又扑腾的跑到蓝忘机的大白兔子边上。他一把抱住兔子胸前一大捧软软的白毛,乐呵呵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啊?”

蓝忘机解释道:“这是我的兔子,我要骑着它去旅行。”

羡羡也不知道旅行是什么意思,只是很羡慕的看着,开始手脚并用的想爬上兔子的背。

兔子吓了一跳,它可是主人的专属坐骑,从来没有给别人骑过的。它刚想侧过身子躲开这个往上爬的小人,就看见蓝忘机扶着羡羡的屁股把他托上了兔子的背。

羡羡爬上了兔子背,开心的不得了,在兔子背上扭来扭去。蓝忘机也爬了上来,他犹豫了一会儿,艰难的开口问羡羡:“你要和我一起走吗?”

羡羡眨着眼睛,憋着嘴回答他:”走?我不喜欢走路……“

蓝忘机说:“你不用走路,我们就坐在兔子的背上。”

羡羡听了马上开心的点头:“好呀好呀,我喜欢兔子~”

于是,一只兔载着一个小小的王子,和一片小小的花瓣,向着远方出发了。


蓝忘机发现羡羡不仅有多动症,还是个话唠,刚骑着兔子走出没几步,羡羡就叽叽咯咯的拉着蓝忘机说着说那,粉扑扑的脸蛋上挂着散发花香的笑。

“你叫什么名字呀。”

“……蓝湛。”蓝忘机把自己只有家里人之间会用的名字告诉了羡羡。

“蓝湛蓝湛。你这个名字真好听,你这个人也长得好看。”

“……”

“蓝湛蓝湛,今天天气真好,但是我们不可以一直走在太阳底下!”羡羡挥着手发号施令。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蓝忘机看着羡羡夸张的捂着脸,他让兔子走在了树丛下面阴凉的地方。

“蓝湛蓝湛,天上好像有鸟………”

羡羡是小花瓣,他板着脸向蓝忘机控诉着鸟有多可怕,鸟不仅会啄掉他们的花朵和叶子,还会在他们身上拉屎。

但是,羡羡顿了一顿,拉着蓝忘机说,世界上还有一种比鸟恐怖一百倍的动物,那就是……狗!

说到这里羡羡拼命的打了一个哆嗦,眼泪都要憋出来似的抱紧了蓝忘机的手。

蓝忘机见过狗,那是一种比兔子还要大得多的动物,但是没有什么可怕的。蓝忘机抱住羡羡安慰他,他会保护他,不用怕狗。

羡羡听了点点头,脸上又挂上了笑容,又开始唠唠叨叨。


“蓝湛蓝湛,我饿了……”

蓝忘机觉得有点奇怪,羡羡不是花吗,花不是喝水照照太阳就行了吗。

但是他仍然停下了兔子,从行囊里取出了一大团白白软软的絮状物。

“这是什么呀……”羡羡皱着眉头问蓝忘机。

“这是云。”

羡羡把白白的云朵放到嘴里,脸上露出了困惑又嫌弃的表情。

“可是这个什么味道也没有啊。”

蓝忘机掏出一块云放进嘴里嚼了几下,他们那儿的人都吃这种云朵,虽然没什么味儿,但是对身体健康很有好处。

他刚想劝说几句,就看见羡羡迈着短腿飞快的跑向了一株挂着红色果实的植物,从上面拽了一个红果子下来,“啊~”地张开了嘴,咬了下去。

一瞬间,羡羡的脸涨得通红。

蓝忘机吓得急忙冲过去,扶着羡羡的肩膀,内心后悔万分没有阻止他乱吃东西。

羡羡伸出舌头喘着气说:“好辣,好好吃!蓝湛你要吃吗~”

原来羡羡吃的是辣椒。

蓝忘机摇摇头,不明白一朵花瓣为什么喜欢吃辣椒,但是他的耳朵,没有吃辣椒也开始发烫了。

因为他看见羡羡屁股后面的花,和他的脸一样,通红通红的。


*随便起了个标题,正好在看云山的剧情。

*过度,羡羡刚刚落地没多久所以特别的傻白甜。当然后面也很傻白甜。

评论

热度(1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