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致契阔

牧羊大烧麦雏雏:

兔与花的彼端3

兔子载着蓝忘机和羡羡路过一片一望无垠的花田,花田里有各种各样开得美滋滋得意洋洋的花们。

羡羡如数家珍的向蓝忘机谈论这些花们,可惜,他讲的压根不是花的名字,也不是他们的习性,而是他还是一朵花苞苞的时候从路过的蒲公英、小蝴蝶们听来的各种不靠谱的八卦。

“……后来小黄花和小粉花在经过了各种不可描述的事之后,就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蓝湛蓝湛!你有没有在听啊!”

“……在听。”

蓝忘机默默地听着身后的人不停地啰里啰嗦。他看向这片望不到头的花海,里面有无数朵各种各样充满故事的花们,它们身上更有着数不清的随风轻轻摇摆的、安静而美丽的花瓣。

但是只有他的小花瓣和其他的花瓣都不一样,他是啰啰嗦嗦、蹦蹦跳跳的,是独一无二的一片花瓣。


远远地,只有风声和花瓣互相摩挲产生的柔软沙沙声的空气里,传来一阵不和谐的哭声。

蓝忘机驾着兔子走近了,看见一朵蓝色小花,流着眼泪,边上停着一只愁眉苦脸的蝴蝶。

羡羡一看这情形,立马冲下兔子要行侠仗义,他跳到花朵的面前,插着腰指着那只摇来摆去的蝴蝶劈头盖脸地大喝:“小福蝶!你这个坏蛋!干嘛欺负花花!”

莫名其妙,蝴蝶突然被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花瓣精吓得呆住了。

这时候蓝忘机也下了兔子,走到羡羡和蝴蝶的中间,问道:“出什么事了。”

蓝色小花呜呜的哭了起来:“我想和蝴蝶一起走,可是他不许,我不想离开他,呜呜呜……”

羡羡气鼓鼓的质问那只蝴蝶:“你看,花花这么难过,你真坏!”

蝴蝶从刚才的愣神中回过神来,冲着羡羡说:“她想让我带她一起走,可是,可是她离开了泥土就会死的啊!”

“可是我死也想和你在一起呀,再说,再说我马上就要凋谢了,我要死了,你走了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花花哭着说。

蝴蝶一听这话,那副愁眉苦脸的神情又涌上来,他在花花的周围飞来飞去,过了一会儿,又轻轻的向那朵花说:“你不会死的,你只是会睡一觉,第二年,你又会开花了,我还会来看你的啊……”

花朵儿那花蜜做成的眼泪却没有断过,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说道:“可是,第二年的我就不是我了,我再也不记得你了……”

蝴蝶停在那朵花的花瓣上,慢慢的说:“不用怕,就算你不记得我了,我还是会喜欢你的。”

蝴蝶又冲着羡羡说:“你懂什么啊,你有喜欢过谁吗!喜欢到,一辈子也不想和他分开吗!”

说完,蝴蝶用翅膀抱着花朵,都不再说话了。

羡羡愣住了,他确实不懂,不要说喜欢谁了,他从出生、有意识起到现在,就没有见过几个人。他的同族和他都不一样,他们不会说话,更不会变成小人下地跑路。说起来,他第一次下地,还是蓝忘机接住了他。

一辈子不分开,是怎样的一种喜欢呢。

蓝忘机看着羡羡愣神的样子,拉着羡羡的手说:“这是他们的事,我们管不了,走吧。”


当天晚上,羡羡和蓝忘机两个人缩在兔子柔软的肚子毛边上睡觉的时候,羡羡拉着蓝忘机问他:“蓝湛,你有喜欢的人吗?”

“……”

蓝忘机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很喜欢羡羡,但是,那种喜欢真的有,一辈子都不愿意分开那么喜欢吗。

他转过头去,看见那朵小花瓣已经合拢了屁股上的小花,闭着眼睛睡着了。

他沉默着,靠过去,摸了摸羡羡的脑门说:

“晚安。”


评论

热度(1263)